登錄
作文網

導航
作文網

  第一聲蟬鳴叨擾了春鶯歌燕舞的氛圍,第一陣夏風掃凈了春剩余的寒意,夏,在荷花中翩翩綻開了。

  說實話,荷花這花我還沒好好看過,只在公園里看過一次,可又是夏末,然我沒有“留得殘荷聽雨聲”的意境,到了去年夏天,我總算是如愿了。

  到荷塘,只看見荷葉擠擠挨挨地站滿了一池。最嚇人的是那綠色了,怎么形容呢,翠綠淺了,墨綠深了,碧綠好像有一點接近了,但還少了一種蓬勃的力量。對嘛!蓬勃,蓬勃的綠色呀!就是那種能夠讓你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它是有生命的,決不是那種電子合成的綠色呀!當這種蓬勃的綠色占滿了我眼睛里的空地時,我才真正體會到什么是“接天蓮葉無窮碧”,套用紅樓夢里的一句話:“真個兒是形容地連個縫兒也沒了!”夏在荷葉的脈絡里延伸著,也染上了荷葉的綠色。

  相對于荷葉,荷花就清冷得多了。清冷是清冷了,卻沒有了“遺世而獨立”的氣韻了,為什么呀?因為有荷葉這幫熱熱鬧鬧的陪襯嘛。

  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蓮而不妖。”看到白蓮,毫無疑問是前半句了。白色,在我的印象中一直是一位溫婉的女子,就像現在她盈盈的站在夏水中,低眉含蓄地笑著,從她明若秋水的眼瞳里,我好像看到了她還是一顆種子時,那深埋在淤泥之下的根,而心高氣傲的她怎甘如此,于是她開始蓄積力量了,終于,她沖破了那層掩蓋她才華的泥土,努力地成長著,終于成為她想象中的樣子,完美的樣子。

  “濯清蓮而不妖”,大概就是紅蓮了。我一直都很大眾化的認為紅色很俗,而今天,看到紅蓮了,我甚至都忘記了這是紅色啊,紅色這種顏色最初美好的本質在紅蓮身上完美的體現出來:真誠、赤熱與中國人最看重的喜慶。紅蓮乃是一位女子,只是不似白蓮那樣不食人間煙火,她好像是一位紅塵女子了。她的紅,給人以一種清雅的意味。說矛盾一點,是妖嬈的清雅了。她會不會是薛濤的化身呢?那位娥眉婉轉,性格有些潑辣的唐朝女子?這么說來,這紅蓮卻很有才情了?是呀,不然誰能想出這么一幅“風吹蓮動”的傾世畫面來?

  夏荷翩翩,她們盈盈而立,是溫婉的女子;她們妖嬈不失清雅,是食人間煙火的紅塵女子。

  夏,在荷花中翩翩綻開了。

    初一:蔣思涵

作文網專稿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

首頁 導航
彩38-彩38平台-彩38官网 卡司PK10-首页 快3彩票平台-首页 大发奔驰宝马-首页 大吉时时彩-首页 彩神APP-官网